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凤骑双舞

时间:2018-02-09
法斯特历五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庆计率领的十万大军与已跟帕里大军鏖战数日的凤舞军团余部在济州城会师。
  出于某种考虑,帕里与赵子义大军暂停了疯狂进攻,可能也是一路南下,人困马乏,趁未摸清来援对手是何底细之际,做一番大规模休整吧!
  接待庆计的是现留守凤舞军团的石旭光将军,他本在于凤舞时代就是凤舞军团几个得力万骑长之一,后来丽蝶接替于凤舞出任军团长,他也是坚定支援者,在当初沈雄勾结尤那亚使者刺杀丽蝶之时,他就极力反对和抵抗。从那时起,丽蝶也对这个万骑长信赖有加,此番丽蝶率领一半凤舞军团东征云阳,余部便交由他全权代理。
  「庆计将军,对你们,我可是日盼夜盼啊!」在济州城帅府之中,待到茶盏上齐,石旭光热情地说道。
  「哪里哪里,是我们来迟了,石将军辛苦了。」庆计客气一声,端起茶盏细细地呷了一口,优雅之势不减当初在艾司尼亚「临湖居」品嚐绾贞手艺之时。
  「我有一事不明白,不知庆计将军可否赐教呢?」石旭光微微一笑,欠身问道。
  「嗯,将军但讲无妨,何须如此客气。」庆计放下茶盏,一脸认真地望向石旭光。
  「将军一向以枪骑疾电之称,为何此番十万大军不见一红色枪骑兵呢?」石旭光微一颔首,道出心中疑惑来。
  「哈哈,将军果然好眼力,泱泱十万大军都能看出这等细节,在下实在佩服。」庆计朗然一笑,而后又面露忧色道:「实不相瞒,我此刻也在急切等待他们的消息,不知他们是否按时到达指定地域。方才得知帕里大军暂歇进攻,我还真担心他们那边的情况啊!」
  「啊,原来庆计将军早已暗渡陈仓,不知可否告知详情呢?」石旭光更进一步道。
  「这也正是在下要跟将军商议的,情况是这样的……」
  于是乎,庆计将军将出发前如何指定迂迴包抄等详细战略一股脑儿道与了石旭光将军,末了还向其求证此举是否太过冒险、胜算不会太大等等。
  听完庆计将军的讲述,石旭光面上放光,乾脆一拍大腿,大加讚赏起来下在他看来,此举不光不算冒险,甚至堪称千里决胜的神来之笔。
  如果红骑军团採用全体开进济州,与凤舞军团会合之后再分兵部署此棋,那才是真正的冒险。双方对阵之距离,一方有任何风吹草动,另一方不可能完全没有风闻,如若在阵前再走这一步,被对方识破的概率要远比现在这样做大得多。而此番举动,从千里之外发兵伊始,就绕这么大一个弧度,当十万主力到达济州城之后,对方一定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主力上面,肯定不会想到,有一支快骑大军正悄然绕过他们大后方。按照时日推算,再有两日,帕里大军没有反应钓话,这一步棋就算成功一大半了。
  「照此说来,小弟这一步算是走对了?」见石旭光一个劲地称讚,庆计有些不好意恩地笑问了一句。
  「兄弟真是客气了,我可是自问使不出这等高招啊!」石旭光讚赏之情依然溢于言表。
  「那为今之计,石将军有何妙计?」庆计问道。
  「依我之见,为策应迁回骑兵军队,我们应即刻採取正面进攻态势,一来藉着将军援军之势打个漂亮仗,二来可以吸引敌方注意力,以完成前后夹击之战略意图。」石旭光倒也不客气,甚至显得有些激动地将心中想法说出。
  「真是妙计啊,石将军果然高明,就依将军所言!」庆计其实早有此意,不过依然做出一副恍悟的表情。
  「那好,将军长途而来,一今夜休整一晚,明日我们依计行事!」石旭光决定道。
  是夜,虽说石旭光安排庆计下榻济州城最好的宾馆,然而心有所思的他并未安然入眠,而是到了红骑军团驻营向属下交代了一系列事情。
  毕竟是两个不同体系的军团,月冬士之间日后的协调问题将变得十分重要。都是效忠天龙陛下的法斯特大军,相互之间不应有体系之别,如今既是共同对敌,就应像是同一将帅之下,全体保持一种向心力,不管凤舞军团是否如此,但他要对自己属下这样约束!
  当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对于广大凤舞军团将士来说,红骑军团此番驰援而来,可谓解了他们燃眉之急,如若不是要保持凤舞军团的名誉,他们宁可全力协助红骑军团来发起接下来的战役,虽说石旭光在治军等方面也非泛泛之辈,但是丽蝶主将的离开,多少也带走了凤舞军团当初的许多性格。
  一夜匆匆而过,当初升的太阳将第一缕光芒洒向大地,在济州城外,凤舞军团与红骑军团的组合大军已经奏响号角,开始向帕里大军发动进攻了。
  感到微微吃惊的,首先是赵子义。自从投靠帕里南进以来,他们可谓势如破竹,包括之前遭遇镇守济州的凤舞军团,他们也是佔尽优势。近日虽然得知凤舞军团有援军来到,但还不曾想见他们会如此之快发动进攻,难道传说中那个于凤舞第二的美女战神丽蝶从云阳回来了吗?
  吃惊归吃惊,赵子义却丝毫没有露怯的意恩,他匆忙赶到帕里大军主帅帐中,来商议此番如何应对。
  帕里大军主帅是一个叫做查理森的大鬍子男人,此人并未位列大陆名将行列,相关资料也不为外人知晓,其战绩背景如何,至今都还是个谜。不过想来也不怎么样,因为整个帕里的军事力量在大陆诸国当中就不属于上流,出不了名将自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帕里众将早已分立两侧,见到赵子义进帐,查理森一改往日趾高气扬的姿态,笑道:赵将军,本帅正要派人叫你呢,你却自己来了,看来我们之间果然有默契啊!」
  赵子义明白查理森的意图,照眼下形势,他一定是想让自己打头阵试探一下对方的虚实了。毕竟从侵入法斯特至今,他们真正遇到的战役并不多,但是前番与凤舞军团的交手,还是让他们感受到了法斯特大军的厉害,如今明知凤舞军团援军已到,他们自然希望赵子义这个投诚过来的力量去摸摸虚实,结果好坏对他们帕里本部来讲,并没有太大的关係。
  「是吗,查理森将军,外面敌方正在叫阵,将军为何不出兵迎战呢?」赵子义本就奸猾,他可不想拿着自己那为数不多的队伍去做探路石呢!
  「呵呵,本帅正与众部将商议此事,听赵将军言下之意,定是有破敌良策喽?」查理森又何尝是一盏省油之灯,就势将皮球踢向赵子义。
  「将军太抬举在下了,在下实为过来聆听将军教诲的,想必将军胸中早有妙计,何须区区在下妄谈浅薄之言呢。」赵子义皮笑肉不笑地尽力跟查理森纠缠,丝毫没有察觉那个大鬍子将军已经面显怒色。
  「好了,赵将军毋需多言,本帅认为将军治军有方,此役就由赵将军亲帅部下出战法斯特大军,将军稍作準备立刻执行吧!」查理森脸一横,不由分说,一挥手强令道。
  赵子义抬眼看了一下查理森,额头微微渗出些汗水,肥硕的身子晃了两晃,「光当」一声倒在帐下,竟然昏厥了过去。
  「混蛋!」查理森骂了一句,虽然他明知道赵子义是故意的,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人家毕竟昏厥当场,总不能拿水将其泼醒,强行绑其上阵吧!无奈下,他挥挥手,令手下将赵子义抬回后帐好生医治,自行调兵遣将,出阵迎战法斯特大军的叫阵!
  战马嘶鸣,号角震天,枪戟啷当,尘土飞扬。
  当帕里大军列阵营前,早已鹤立大军阵前的庆计与石旭光两位主帅一举手,顿时鼓号熄灭,一股严肃紧张的气氛迅速蔓延开来。
  两军阵前,被肃杀之风掀起的尘雾随意曼舞,不时变幻的造型显得是那样诡异。
  庆计跟石旭光对望一眼,打马上前几步,一桿烈焰枪倏然前指,沉喝一声:「既已出阵,哪位帕里小儿与我斗上一番?」
  「休要嚣张,待我取尔首级!」随声而出,一位彪悍猛士赤膊上前。
  但见此人身材高大,膀宽腰圆,一身古铜色精肌散发着油亮光泽,可见其力量绝非等闲之辈。再看他胯下一匹枣红大马,如其主人一般四肢粗壮,在万马前军当中,有此稳固下盘,可谓如虎添翼。一柄雪花兔头斧寒光闪闪,单看份量,就不下百十多斤,如若舞将起来,其威力断金裂石可想而知。
  「哼哼,凭汝厚皮糙肉,胆敢放此厥词,实乃污染空气!」庆计上下打量一番,已对对方有所判断,心中暗提真气谨慎防备之下,也不忘出言调笑对方,这也可谓是心理战术吧!
  「嚣张,吃我一斧!」大汉果然气急,顿时脚下风起,尘雾翻腾,一掀巨斧向庆计奔劈而来。
  庆计看得真切,对方这一招可谓势大力沉,威劲刚猛,数十步的距离转喻即到,远远就能感到扑面而至的劲风气息。庆计真气早已提起,不慌不忙驱马前驰,一桿烈焰枪早已暗运气机,红色锋芒生生对準来人左胸。
  猛扑而至的大汉一惊,对方如何不举枪格挡,反而以此种不要命的招法直取己之心脏,看来是遇到强横对手了。
  一念及此,眼看一记疾迅鬼头斧向对方盖天而去,对方红色枪芒也到了己方範围,他顺势一斜,变劈为横,劲扫之下也可挡开对方锋芒。
  「当当」两声,一道电芒闪过,庆计顿觉双臂一阵酸麻,两兵相碰的劲力实在太大,他暗暗惊异对方果然是力大过人,如若跟他硬碰,一定佔不到便宜,看来非得巧取不可!
  而与此同时,大汉也微微吃惊,方才一枪,他觉察到烈焰枪竟然也是神兵利器,碰触一剎那,奔涌的魔法气旋差点令他吃不消,好在凭着自己一身神力,硬是化解开了这极为凶险的一招。同时,他也对这个儒雅的使枪将领不敢大意,天知道对方接下来还有何花招。
  二人均是一闪之念,手中却没有丝毫停留,趁着双方震开之势,一个错沖,双方交换了位置,持兵对立。
  「好小子,有两下子。」大汉冷哼一声。
  「大块头也果然有点劲头。」庆计也不甘示弱,继续嘲笑。
  话音刚落,庆计枪夫一抖,直直刺向大汉。大汉收斧在怀,再次迎将上来,待至近前,翻斧斜劈,连连击出三斧。庆计心头略紧,对方不光是神力过人,灵活性二点也不差。
  他直直抖动的枪夫突然转向,挥刺两记,一个翻身滑落马侧,向上斜挑,只听「璞」的一声,大汉大腿被击中,一股血柱顿时飙出,辉映着本就赤红的枪头,令人感到一阵激动!
  大汉叫喝一声,向下挥舞巨斧想挡开枪尖,然而看到血柱升腾,心知晚了一步。紧接着,一阵剧痛迅速传来,让他有些毗牙咧嘴。然而,当他镖见庆计还未从马侧回身马背,立即看到一个难得机会,顿时顾不得锥心的疼痛,全身前探,挥起巨斧就重重地向对方马头劈去,他知道这一记若是击中,对方可就完全失去主动了。
  听到半空之中呼呼而至的风声,庆计余光一扫,顿时大惊失色。以自己目前这种姿态,如果坐骑中招,自己很有可能裹卷于马下,既可能被马蹄踩踏,更严重可能因此而遭受对方居高临下的重击,如此一来,今日命将休矣!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庆计以为无法躲避之际,突然他发现对方为了要全力给自己一击,已经将整个身子探出马背,而此刻对方马下倒是最大的一个空隙。脑电闪转之际,他手腕一拧,还未收回的烈焰枪即刻转向,散发着「味味」作响的赤焰枪芒,「扑通」一声,硬生生刺进了大汉坐下枣红大马的咽喉,顿时一声嘶鸣,前蹄腾起,一股乌红鲜血由伤口及口鼻喷涌而出!
  大汉眼看着一柄巨斧即刻劈及庆计坐骑,怎奈坐骑突然直立,硬生生令自己即将完成的攻击之势作废。心生恼闷之间,他突然发觉坐骑口鼻喷血,伸手一探马颈,才发觉在向对方进攻之时,自己的坐骑已遭受致命打击,如此看来,此番独斗,自己已是彻底败了
  而此时庆计已经翻身上马,正在扭转枪势,发动下一轮攻击呢!大汉见此情形,也不管胯下之驹是否还能承受疲命之奔,双腿一紧,朝己方阵营冲去!
  不愧为沙场伙伴,枣红大马竟然一路喷血将主人安全送回阵中,这才长嘶一声,一番抽搐,横死阵前。
  庆计此时已回马归阵,看到如此一幕,竟也心生怜悯,恢口果自己的坐骑方才被对方击中,是否也会像枣红大马那般拚命护送自己回阵中?一念及此,他伸手轻轻拍拍马颈,坐骑竟然了解主人心恩似的,长嘶一声,点了点头。
  机不可失,早在一边密切关注局势的石旭光一声令下,凤舞军团及红骑军团立刻展开阵形,朝帕里大军冲杀过去。
  一时间,刀枪剑戟,盾甲盔胃碰撞之声不绝,将士奋力厮杀之势撼天动地。只是一忽儿的时刻,双方大军已是纠缠一团,由于是列阵近战,这样一番混战早已没有阵形。各部将领身先士卒,冲杀其间,此间便看双方将士的气势和单兵能力了。
  庆计一顿之下,发现石旭光将军已经冲杀入阵,长剑挥舞之间,週遭腾起血雾片片,肢体横飞,高马之上的他面色铁青,俨然杀神。正待自己持枪杀入之际,远远看见对方大军犹如洪水一般退却,他又瞅瞅杀威大振的石旭光,嘴角一笑,放弃了行动。
  由于对方也拥有十分坚固的营防工事,因此,对方撤入营防工事之后,法斯特大军也暂时失去了进攻优势。想起此举不过是想吸引帕里大军正面的注意力,配合红骑军团骑兵的包抄行动,于是,在对方完全撤回之后,庆计一方也鸣金收兵了。
  回到城中,庆计与石旭光不约而同对彼此大加讚赏起来
  石旭光说庆计与那彪形大汉对阵一战令他大开眼界,若非庆计打败那汉子,后续此役的胜利就不一定取得了。而庆计则讚歎石旭光在阵中杀敌的威猛刚强,谦称如若是自己杀入阵中,一定不会取得石旭光此役胜利的程度。
  最后,二人把臂一笑,同声道:「都是一家人,何分彼此!」
  由于是凤舞军团与红骑军团会合以来打的第一场胜仗,当天两位主将决定犒赏三军,除却大军各营就地欢庆之外,双方高层部将也在石旭光帅府之中设宴庆贺!
  而就在此时,负责远端包抄迂迴的红骑军团骑兵部队,终于到达指定地域。
  经过填密侦查,深入法斯特北方腹地的帕里大军与赵子义部,在后方布置的兵力竟然十分虚弱。原先还以为,作为帕里入侵法斯特的主力大军,该不会不顾后防,採取此种孤军深入的做法,然而当这份情报摆在统领案头之时,他们也不得不「佩服」帕里人的自信与大胆,大概是一路南下少有抵抗,使得他们认为法斯特已经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吧!
  当夜,全体骑兵将士休整一番又进行了战术研判,为接下来几天全面投入战斗做好充分準备。这让经过长途跋涉之后的广大骑兵将士相信,此番迁回包抄进而形成两面夹击帕里大军之势的任务,一定可以漂亮圆满地完成。